害怕熟人找上我

爱生活爱NPC♡.
写文纯属娱乐,不上升蒸煮

今晚不更了不更了。
什么亲戚聚会。
刚刚我小姨挽着个男同胞走进来,莫名cue我,问我记不记得这个哥哥
我说谁啊
男生说他叫张佳乐
我随口说了一句,啊,百花缭乱嘛。
气氛冻结。
现在我和这个bro在刷喻黄超话。
开心。
是男cpf。
@甜甜的痴女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我怀念的『1』

♡皇权富贵🔒
♡中二系列,xxj文笔,ooc预警,沙雕脑洞,激情短打,私设如山。
♡贾富贵没有被我写死!!没有!!!我那么爱他!!
☞如果里面有一些句子伤害到艺人,我会删的!!我的宝贝崽崽们安全才是写文的第一位!!☜
☞灵感来源,《似爱而非》《我已经死了》。并非抄袭。☜


        我记得你在背后,也记得我颤抖着。记得感觉汹涌,最美的烟火,最长的相拥。
        C1.
        黄明昊觉得这世界疯了。
        crazy man!
        他才苏醒半天,自己就已经“告别”人生。
        从沉睡中醒来,就看见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俊脸!这不是自己么?!他想去揪起床上那个“黄明昊”的头发,却发现自己摸到了枕头。
        他瞬间就愣住了。无论他怎么尝试,怎么大呼小叫,都无法引起谁的注意。
        就在黄明昊发懵的时候,不知是谁喊了一声“219床的病人呼吸断了!”病房里突然冲出来几名护士,把病床上的“黄明昊”迅速推进手术室。
        黄明昊站在原地。有个护士,刚刚直接从他的身体里穿过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得,没像普通人一样去地府投胎,也没像小说主角一样魂穿,现在他是真正意义上的孤魂野鬼了。
        真不知道是为了自己将后寂寞如雪的人生哭好,还是为了莫名捡回一条命笑好。
        黄明昊躺在医院的天台上。春节午夜里徘徊着刺骨的寒风,夹杂着路边小贩的大声吆喝。楼下病房里的小孩正和父母一起吃着团圆饭,同事们正兴致勃勃聊着天,各自拜着年,空气里弥漫着喜气洋洋的氛围。但是没有他的一份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C2.
        这是什么cd的人生啊……
        黄明昊苦笑。
        此时却有一支支烟火在天空绽开。
        烟花倒影在少年黑色的瞳孔里,少年黑色的瞳孔映衬着满天烟花。
        黄明昊的喉结上下动了动。
        差点没哭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自己怎么越来越爱哭了,黄明昊,你得是个爷们。你要去做自己没有完成的事,男人没在怕的。【制霸JPG.】
        自己没有完成的事……
        对啊!反正大家都看不到自己,为什么不去完成没有完成的事呢!
        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。
        朝着那个方向,拼命喊到:
        “范丞丞你这个大猪蹄子——你可等不到小爷了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就后悔吧——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喊完话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瘫倒在墙角。
        累死了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真是,委屈死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范丞丞你给我的……给我的一箱魔芋……魔芋爽我还没吃完呢,我们……我们说好一起去看的演唱会……还……还没去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C3.
        对黄明昊来说,那是一个最美好的春节,凛冽风从空旷的原野吹来,路过街道,卷起一两片树叶,往贴满牛皮藓的巷子里钻去。
        黄明昊哼着小曲,从巷口的小卖部出来。巷子里昏暗的灯光忽闪忽闪,几只蛾子在灯光下飞舞着,团团黑影时隐时现。他随手将刚刚买的一口袋零食扔给了范丞丞。
         心情很好般,黄明昊搭上范丞丞的肩,揶揄道:“这么个大少爷,今晚怎么舍得来陪我到这冷清的地方看烟火?”
        范丞丞拍掉黄明昊试图揩油的手,无奈道:“陪你看怎么都不会很冷清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就知道你在意我这么个哥们。”黄明昊笑得眼睛眯成一条弯弯的缝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啊,你个小学鸡,看你那嘴,天天就叭叭,这么可能冷清。欸,你个小学鸡怎么会喜欢烟花这种玩意儿?”
        黄明昊给了范丞丞一拐。
        “就不告诉你,就不告诉你,就不告诉你~”
        走到了一处废弃的停车场。他们的秘密基地。
        烟火表演已经开始了。
        两个少年并排坐着,有说有笑。
        范丞丞转头,盯着黄明昊清澈的眼眸。仿佛各色的烟火,都倒映进了这浮动着细微波纹的湖水里。
        范丞丞的面部表情没有收敛,在他面前,范丞丞就是山东呆头鹅。黄明昊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        范丞丞瞬间觉得,倒映在眸子里的,哪是没入湖里的烟火,明明是沉入大海的星星啊。
        “范丞丞——”因为烟花的不断绽开,砰砰声一直回荡在少年人的耳际,对话时不得不大声喊出。
        “干——嘛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“xxxx”
        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,黄明昊自己都没听清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——”范丞丞的脸上挂着标准的呆头鹅傻笑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啥——我想吃魔芋爽——”
       范丞丞应了两声,低头给黄明昊找零食。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黄明昊则是心慌不已。
        啧,怎么就说出来了呢!沉住气啊黄明昊!
        范丞丞把魔芋爽递给黄明昊,又顺势轻轻抬起黄明昊的脸,倾着身子,靠近黄明昊的耳畔。
        黄明昊老脸爆红:“你要干嘛?!”

        C4.
        换来的是对方停下的动作。
        恰好,这场说长却也短的烟火表演,结束了。
        只能听见黑暗中两个少年的呼吸声。
        范丞丞站到原位,低声说:“抱歉,是我冲动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。”黄明昊也起身给了他一个爆栗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,新年的最后一天了,难免有些感慨嘛,来,让我抱抱你。”毫无逻辑的语言让范丞丞自己都呆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而黄明昊却直接给了他一个满怀——“前言不搭后语,多大的人了还要撒娇。”黄明昊嘟囔着,把头埋在范丞丞的肩,双手环住了他。
        范丞丞更懵了。缓过神来,才把怀里的黄明昊搂的更紧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人却把他一把推开。
        “还说你没事瞒着我,你最近怪怪的,我看不出来?”
        范丞丞心头一紧,挠了挠头,打了个苦哈哈:“啊哈哈哈,我也觉得自己最近怪好看的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气得小学鸡翻了个白眼。
        黄明昊故作一副老父亲的姿态,拍了拍范丞丞的肩,深沉地【误】叹了口气:“哎,你不说,我也不逼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走了,回去吧,回完了你不得挨骂呢?”转眼,那只小学鸡漏出了自己嬉皮笑脸的本质。
        “行吧,走了。”范丞丞这次反应过来,像往常一样搂住黄明昊的肩,一副哥俩好的面孔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的手好冷啊!给你呼下,就不冷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哪路沙雕???”
        “得喊昊哥!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少年们渐行渐远,空气里只留下一团团氤氲。

——TBC——

第一次挑战本命权贵!
这篇不会鸽的!!
相信我!♡

晚安,我的超级农农【中】

【才从三里屯飞回来,超级累,来晚了。这次少更一点……就一点。】
会慢慢更的。
♡all农
♡私设预警
♡xxj文笔,沙雕脑洞,激情产物

异农.
        “呜哇,子异,我的手抬不起来是正常的嘛?”陈立农委屈巴巴地对着王子异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抬不起来吗?农农要不要跟我去医院检查?”王子异皱起眉头,轻轻拉住陈立农受伤的手,往玄关处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陈立农os:你都这样了我还能拒绝?说好的佛系呢?→_→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药开好了,在这儿,注意一下,回去别剧烈运动了,健身房就更别去了,每天冷敷受伤的区域,每两小时至少冷敷10分钟,以减轻疼痛和肿胀。”护士脸上挂着职业假笑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谢谢护士和医生了。农农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王子异一手提着药,一手搂住昏昏欲睡的小兔子。
        王子异感觉到怀里的人往胸膛里考了考,抓住他的衣领,迷迷糊糊地打着哈欠,又将他搂得更紧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师傅,去桃浦路,1003号。”
        跟师傅说好地址,王子异发现怀里的人已经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  佛系bro轻轻笑了笑,把后排的车窗摇了起来,将手放在了陈立农的头后。睡着了的小兔子咂咂嘴,不安分地在怀里动来动去。
        王子异在他脸颊落下一吻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好睡一觉吧,我的农农。”
        【真是苦了我们的的士司机QAQ】

坤农.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蔡徐坤是狮子座,陈立农的英文名是Leo。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蔡徐坤有双重人格【大奎小葵】,陈立农也有。【桃浦兔和信总】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每次巡演陈立农都要跨过山和大海,无论如何都要飞奔到队长旁边,与队长十指相扣。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在LA,陈立农喝过蔡徐坤的水杯。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早在大厂的时候,蔡徐坤就是陈立农的one pick 了。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出道夜,我们左手490的农农抱起坤坤转圈圈。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今天的见面会上,仙子说自己和农农一起在LA泡温泉,唱过空白之格,蔡徐坤的脸就拉下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第二天的直播间里少了农农,因为农农身,体,不,适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是8102年,众所周知,1和2去民政局扯证被偷拍了。
       【微博热搜#麻麻我搞到了真的##小猫咪和小飞鸟##kn新婚快乐#】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蔡徐坤发博了。
        图上是安静靠在他肩上的陈立农。
        配文是【晚安,亲爱的农农。】




        谢谢你看到这里♡.
        小新人,慢慢来.
        最后,爱你,小沙雕♡ @甜甜的痴女

晚安,我的超级农农【上】

all农,私设预警,ooc,xxj文笔,沙雕脑洞,激情短打。
我来划个水。

正农.
         “农农,快点睡了,这都几点了,还在刷微博!”朱正廷眉头紧皱,就跟个老妈子【划掉】操心的母亲一般帮正趴在床上刷微博的陈立农盖上被子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呀,正正哥,我是看他们在微博说你,才刷微博ne,这些人都好坏啦,说的好过分ne!”陈立农转过身来,朝着朱正廷撇了撇嘴,继而又投身到怼黑子的工作中。
        朱正廷愣了愣,坐到床上,轻笑着夺了陈立农的手机,温柔道:“农农快睡吧,没事的。正正哥会在意这些么?”
        陈立农有些闷闷不乐地哼唧了几声,拉住朱正廷的手臂,软软地说:“那……那正正哥陪我睡好不好啦?”
        朱正廷被小孩撩得脸红,只得清清嗓子,告诉他:“不可以,农农自己睡觉,要乖。”说完便把床头的灯关了。
        就在朱正廷快要走出房门的时候,漆黑的房间里突然传出糯糯的台湾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正正哥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所以第二天早晨朱正廷醒的时候,怀里抱着陈立农。

橘农.
        现在是21:00,陈立农冲进林彦俊房间,大声喊到:“阿俊,我来找你次鸡!”
        “欸,农农啊,我正在洗澡,等我一会。”伴着水声,陈立农听见了林彦俊模模糊糊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,可别让我等太久哦。”陈立农想着,瘫在林彦俊床头。
        林彦俊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,陈立农早就靠着枕头睡着了。他无奈地笑了笑。
        熄灯,晚安。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你害我昨晚没有次到鸡啦!你仄个烂人!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对啦,我不是烂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为什么不是烂人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然你不就成了烂人媳妇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陈立农耳根爆红。
        “屁咧!天马流星宇宙史诗级无敌大烂人!”

尤农.
        “农农,你怎么又在床上吃东西啊?”尤长靖关上房门,顺势坐到陈立农的床尾,拖走了一块巧克力,“被子异发现就不好啦。”
        陈立农翻身从床上盘腿坐起,抱住尤长靖:“长靖你来ne!一起来吃啊!”
        “吃什么吃,全部没收!”哼,以为他尤长靖会被收买么?他已经答应了子异bro看住陈立农,不许让他晚上吃东西,拿了别人的卫龙就得认真做事。说罢,把一口袋的魔芋爽,巧克力,草莓牛奶和小面包提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欸!可是长靖,我们不是要一起增肥的嘛?”陈立农眨巴着乖巧美丽动人萌死人不偿命的下垂狗狗眼,【试图撒娇JPG.】“你也可以试一试ne,仄个,仄个还有辣个,都超级好吃欸!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第二天——
        小鬼叫住了尤长靖:“昨晚你陪着农农睡觉的时候有没有闻见什么味道?垃圾食品那种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……没有吧,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哎,没什么,应该是我想吃宵夜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确认小鬼走远后,尤长靖丢掉了一些零食包装纸。
        站在垃圾桶前的尤长靖对着走廊上的陈立农比了个手势。计划通。



先打到这儿吧,五分钟激情短打…
谢谢能看到这里♡.
【划个水,有那么一丢丢的可能会鸽。】